贝蒂·弗里丹:女们这就是你想要的 一切吗?

  对于当今的女性来说,《女性的奥秘》意义在于,它我们不要理想化睡懒觉,然后出去美容美发,且丈夫不需要你为按揭操劳你美丽大脑的这种生活。这种生活需要你付出极大的代价

  1963年,美国女性贝蒂·弗里丹出版了《女性的奥秘》,戳破所谓“幸福主妇”的虚幻泡泡,号召陷入傍徨的千百万美国家庭主妇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本书引发了美国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的浪潮。《女性的奥秘》出版50年之后的今天,女性的处境已今非昔比,那么,这本书对当下女性的意义何在?今天是妇女节,女性们不妨来一个“幸福主妇”式的自问:我们目前所拥有的,就是我们想要的一切吗?

  在“主妇”之前,美国还有过一代所谓的“幸福主妇”。这些“幸福主妇”流行于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天地只在家庭之中,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些“幸福主妇”幸福吗?这正是被称为美国第二次女权运动之母的贝蒂·弗里丹所关注的问题。

  弗里丹1921年2月4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一个移民家庭。父亲白手起家,经过奋斗最终拥有了一家珠宝店;母亲原本是一家的编辑,结婚后完全回归家庭。正是母亲的经历引发了弗里丹对女性问题最初的关注。还是小孩时,她就目睹“母亲总是打击父亲,因为她没有别的方式来挥发惊人的能量”。弗里丹逐渐意识到,在母亲挑剔的言行下,隐藏着因放弃挚爱工作而感到的深深痛苦。

  弗里丹自己也感受到作为女性受到的。少年时期,她聪慧而直率的性格并不符合那个年代对于“可爱姑娘”的定义,她成了学校里的“边缘人”,学习优异,却没什么朋友。直到进入史密斯学院,她深藏的天性才得以全部。1942年,她毕业时获得最高荣誉,并赢得一份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心理学硕士的学金。走出学校后,弗里丹先后担任记者、编辑,并于1947年嫁给卡尔·弗里丹。这段婚姻维持了22年,最终以离婚而告终,两人育有两子一女。

  弗里丹1949年生第一个孩子时获得了产假,但5年后她生第二个孩子申请产假时却被炒了鱿鱼。这一切重新她对女性问题的思考。1957年,她那一级的史密斯学院同学毕业15年后重新聚首。她对昔日同窗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结果发现,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同学绝大多数都已成为深居简出的家庭主妇,但仍在心底悄悄自问:“就这样生活下去?”

  弗里丹这份调查结果和评论文章没能登上任何一家。但就此问题,她进行了5年多的研究和思索,最终创作了女权运动史上里程碑式的巨著《女性的奥秘》。

  1963年,《女性的奥秘》正式出版,“女性的奥秘”是指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渲染的与女性现实生活不符的安逸、舒适的“幸福家庭主妇”。弗里丹在书中如此描述千百万美国家庭主妇的“无名痛苦”,“当她在铺床时,买日用品时,配沙发套时……夜间躺在丈夫身旁时,她甚至害怕默默地询问自己:‘难道这就是一切?’”社会价值的缺失导致了女性上的痛苦。在书中,弗里丹甚至有些夸张地说,由界制造出来的“由厨房、卧室、性、孩子、家组成的,使妇女感到心满意足的世界是妇女舒适的,是对妇女最有效的方式,使妇女们成了这种的品。”

  弗里丹矛头直指界,因为19世纪下半叶开始的美国第一次妇女运动影响当时已经衰弱,20世纪30年代以后,美国消费主义又竭力把妇女的注意力引向家庭,鼓励女性在家务中获得价值和自身的幸福。二战期间,由于战争的临时需要,部分妇女走出家庭,社会岗位,这引起了保守人士的不安。他们把战争期间美国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归咎于妇女就业,强调美国社会安定的基础是家庭的稳定,而妇女的责任就是维持家庭稳定。二战后,很多女性回归家庭。而回归家庭的女性,尤其是知识女性,却又被弗里丹所说的“无法命名的问题”所。

  《女性的奥秘》出版后如巨石在美国社会激起千层浪,被认为是挑战传统性别和社会结构的女性主义宣言。尽管被称为女权主义者,弗里丹并不认为男性是女性的敌人,她只是号召女性不要把男人和家庭看作是自己的全部,鼓励女性通过创造性的劳动,发现,了解,开拓自己的天地。

  在《女性的奥秘》之后,弗里丹继续通过著书、等方式推广自己的观点,1966年,她还创立了美国“全国妇女组织”,并成为该组织的领导人。1970年横跨全美的女性大,就是她在这一组织的谢幕之作。

  2006年,弗里丹辞世。希拉里·克林顿当时撰文哀悼道,“我为贝蒂·弗里丹的过世深为悲伤。她是美国最响亮的声音之一。通过终生的社会活动和强有力的写作,她为美国的男男以及后代人打开了大门,打开了心灵,打破了对女性的栅栏;扩展了女性的机会。我们所有人都是她设想的世界的受益者。”

  今年是《女性的奥秘》出版50周年,在这样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人们又纷纷向弗里丹投以致敬的眼光。但同时,也有评者指出,作为美国第二次女权运动之母,弗里丹没有充分关注有色人种女性或者职业女性,她关注的只是像她一样的女人,生活优渥,受过良好教育,为幸福的家庭生活所窒息——她们想要更多、值得拥有更多。

  50年后的今天,女性的处境已今非昔比。如今的女性在成长过程中便背负着与当时“幸福主妇”不同的期待,她们被期许,也期许能发挥,而不只是忙于家庭事务和美容美发。但,50年后的今天,女性或许进入另外一种困境。近日,英美均有评者指出,弗里丹所描述的中产家庭妇女的生活,也许正是现今很多职业女性眼里的理想生活。

  作家莱昂内尔·施莱佛3月1日在英国《卫报》发表的《贝蒂·弗里丹,我的英雄》这篇文章中说,天天跟孩子在一起,在家里烘烤饼干,对如今很多职业女性来说,也许是高级的享受。工作带给我们的并不总是荣誉感,一个连续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处理庞杂数据的女性,会梦想弗里丹及她同时代的女性所认为的毫无活力的生活。毕竟,很多女性并不是为了成就感工作,而是为了银行按揭工作。

  不过,对于当今的女性来说,《女性的奥秘》意义在于,它我们不要理想化睡懒觉,然后出去美容美发,且丈夫不需要你为按揭操劳你美丽大脑的这种生活。这种生活需要你付出极大的代价:一桩绝不可能平等的婚姻;一种无用的慵懒状态;一种风景在别处而你正忙着清理储藏箱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