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运动先锋之死

  “女性应该大胆地说出自己的: 除了丈夫、孩子和家庭,我还想得到更多。”这是1963年出版的《女性的奥秘》一书中的名言,该书被视为有力挑战传统性别和社会结构的女性主义宣言,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该书的作者、当代美国著名学者、社会家和女权运动先锋贝蒂·弗里丹因心力衰竭于2 月4 日告别了。这一天,正是她85 岁的生日。

  贝蒂·弗里丹于1963 年所著《女性的奥秘》一书被普遍视为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书籍之一,到2000 年为止已经销售了300 万册,并且被翻译成文字。

  该书通过详述女性透过丈夫及子女的成就达到满足的生活,触发美国社会重新评价女性的运动,“点燃了当代女权运动,并因此永久改写了美国等国家的社会结构”。

  弗里丹是全国妇女组织的创办人,也是《平等修正案》的主要者,该修正案修正美国中性别歧视的条款。从处处与男生一争高下的女孩到美国全国妇女组织首任,她似乎一生都在与男性世界。

  贝蒂·弗里丹1921 年2 月4 日出生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一个犹太移民家庭。父亲白手起家,最终拥有了一家珠宝店;母亲原本是一家女性版面的编辑,结婚后完全退归家庭。正是母亲的经历引发了弗里丹对女性问题的最初关注。还是小孩时,她就目睹“母亲总是打击父亲,因为她没有别的方式来挥发惊人的能量”。弗里丹逐渐意识到,在母亲爱挑剔的言行里,隐藏着她因放弃挚爱的工作而感到的深深痛苦。

  作为一个聪慧的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弗里丹并没有在心理学领域有任何建树,当她写出《女性的奥秘》的时候,她自己正是一个生活在郊外的家庭主妇,同时还要为了贴补家庭收入而为一些女性做撰稿人。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贝蒂·弗里丹的观点在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看来仍然是有意义的,她在书中这样写道:

  “在过去的60 年里,我们又回到了原地,美国的家庭主妇又一次被引诱进了松鼠。只是这个现在是摩登的、大农场里的房子或一个很方便的现代公寓,这一形势并不比她祖母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拿着绣花箍子,地为女性而嘟哝更悲惨。也许她只是被现代家庭主妇这一角色的巨大需要所住了,因为做一个家庭主妇同时意味着要担负以下职责:妻子、女侍、母亲、、消费者、厨师、司机、室内装饰专家、幼儿者、电器修理者、家具改装者、营养专家和教育者。”

  弗里丹身处的时代是二战结束十五年后的美国,妇女们一直被学校教育,被专家:她们的本分就是成为贤妻良母。到五十年代末,妇女的平均结婚年龄下降到二十岁,人口出生率超过了印度。室内装饰人员设计出富有新意的厨房,因为厨房再次成为妇女生活的中心。到五十年代末,几乎每一个美国城市中、教学和社会服务工作都缺少人手。一位女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给她的学金,因为物理学“不具有女性特征”,她追求的只是所有美国姑娘梦想的:有一个好丈夫,养一群孩子,住在郊区的花园小楼里。

  1949 年当弗里丹生第一个孩子时获得了产假,而5 年后她生第二个孩子申请产假时却被炒了鱿鱼。1957 年,她那一级的史密斯学院同学毕业15 年后重新聚首。她对昔日同窗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结果发现,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同学绝大多数都已成为深居简出的家庭主妇,但仍在悄悄自问:“就这样生活下去?”

  在走访了中产阶层很多家庭主妇之后,弗里丹便运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从弗洛伊德理论入手,在弗氏关于女性的论述中找到了突破口。最终这份调查结果和评论文章没能登上任何一家,但由此的5 年多的研究和思考却化为《女性的奥秘》一书。

  她在书中指出,尽管美国在技术上不断进步,然而妇女已经回到了石器时代,回到了她单独的洞穴,焦急地等待她的伴侣和孩子归来,着她的丈夫,嫉妒地防备其她女人,几乎完全不知道洞穴外生活的任何情况这不仅仅是女性个人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甚至有可能上升到问题。

  另一方面,母亲的养育职责被夸大,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母亲是各种社会问题的。母亲的失败成为一个安全的目标,它既强化了女性对家庭的责任感,又了社会和男性的义务。而另一个结果是,在长年心理和情感压抑状态下,孩子成为主妇唯一的寄托,结果发展出母亲对孩子占有性的溺爱。又有一些主妇把自己对生活的不满到孩子身上,由此导致行为。一位孩子的母亲承认,她嫉妒孩子,差不多是恨他们,因为他们的生活刚开始,自己的却完了。

  正如《女性的奥秘》一书中弗里丹呼吁的:“如果我们继续培育出成千上万的年轻母亲,她们不去发展自己,不去继续学习,她们缺乏个性,没有一种较强的人类价值去传给她们的下一代,那么,很简单,我们就是在我们的种族,就是大规模地埋葬美国妇女,最终随着她们儿女们人性的消失而结束这一切。”此后,弗里丹正式踏上了女权运动的跑道。她不但协力建立美国全国妇女组织,更担任掌门达6 年之久。1970 年的横跨全性大是她在这一组织的谢幕之作。

  1970 年8 月,纽约第五大街爆发了由弗里丹领导的上万名妇女上街的运动,以争取自己的。之后她们在纽约公共图书馆进行,呼吁男女平等,要求妇女有合理的产假,这都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弗里丹的声音引发了美国女

  弗里丹一直在表明一种观点:“女人应该能够毫不羞愧地自问,‘我是谁,我想从生活中得到什么?’她如果想在丈夫孩子之外拥有属于自己的目标,不应觉得自己或神经不正常。”去年美国热播的电视剧《的主妇》便是立足于当今美国社会主妇的生活状态,表达出现代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种种无奈。因此,弗里丹关于女性应当真正的论调,依然对现实中迷惘的女性仍然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